“保就业”既要创造新岗位也需“全流程培养”


就业,最终要落实到“就业者”发展的层面。

“稳就业”“保就业”“就业优先”……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“就业”一词共出现39次。而无论是“六稳”还是“六保”,就业也都被置于首位。

要意识到“保就业”的“极端重要性”

中央层面已多次强调就业工作的极端重要性。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,提出“就业优先政策要全面发力”,强化各方面重视就业、支持就业的导向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则进一步提出“就业优先政策要全面强化”;财政、货币和投资等政策要聚力支持稳就业,各地要清理取消对就业的不合理限制,促就业举措要应出尽出,拓岗位办法要能用尽用。

从“全面发力”到“全面强化”,从“各方面重视”到“应出尽出”“能用尽用”……这其中体现出非常明确的“底线思维”。

就在5月23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经济界委员时强调,要发挥我国作为世界最大市场的潜力和作用,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。这一战略导向的转变,同样建立在“保就业”的基础之上。

经济发展、扩大内需,都需要“稳就业”这块压舱石。揆诸现实,保就业稳就业确实面临很多难题。一方面,全球经济衰退几成定局,我们已进入到一个需求疲软且摇摇晃晃的全球化时代,订单不足将长期困扰贸易行业;另一方面,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,部分行业复苏仍需时间,有些地区仍未回到充满活力、供销两旺的疫前状态。

针对